爱一个人,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最后男人的下场…(三)

2020-05-29 11:03:40 来源:紫微黄历网

分享到:

  往期故事:

  1.明明有爱的人,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最后男人的下场…

  2.明明有爱的人,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最后男人的下场…(二)

 

爱一个人,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最后男人的下场…(三)

 

第七章.心动的邀约

 

  仇旭华从早上进公司来就一副很快乐的样子,蹦蹦跳跳的,笑容感染给每一个接触的人,连带使得公司今天的气氛特别轻松。江予接完客户的电话,一回身就看到她热情的眼神,直觉告诉他,有事要发生了。

  "嗨,江予,晚上有没有空?"仇旭华睁大了双眼,热切的看着他。

  "要赶验收报告,有事吗?"江予回避了她的眼神,低头找资料。

  "哎唷!你何必自己写,叫Cindy打就好了嘛!说真的,晚上你一定要帮帮我。"

  "干嘛?"

  仇旭华红着脸道:"你可不准笑我喔!我妈知道你会算命,后悔的要命,说那天你来我家没有好好招待,一直要我邀你再到我家,她也想算算看。"

 

  "恐怕不行。"江予笑着说,"这个报告今天非写好不可,何况,我今天不能算命。"

  "为什么?"仇旭华诧异地问。

  "你没听过算命是泄露天机,算多了会折阳寿吗?所以我一日不过三,一天只能算三个人,今天我已经算过3个人了。"

  "不会吧?现在才上午11点,你就接这么多客了?"

  江予无奈的苦笑道:"早上两个,待会中饭还有一个约会!还不是要谢谢你的宣传,算命快要变成我的正业了,老板天天盯着我瞧,我肯定是黑名单第一号,快要混不下去了!"

  "哈!你只要帮Tony算一次,肯定他会另眼看待,你不知道吗?他是公司里最喜欢算命的。"

 

  江予怎么会不知道!刚进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林子玄就要求江予把生辰八字给他,江予并没有告诉老板他自己也有研究。给了生辰以后,林子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套紫微斗数软体,印出了一大堆的报表,他虽然越看越好笑,因为那套软体显然只是把命理书上的说明原文照搬,所以有很多前后矛盾的地方,但是看到林子玄这么正经的和他分析内容,他不禁不寒而栗,用错了命理的影响如此之大是他以前没想过的。

 

  "老板,这个软体分析的理论有问题。"当林子玄说到他的夫妻宫时,他忍不住开口。

  "你懂什么?"林子玄不以为然的瞪着他,神态像极了一头狮子。

  "这是很有名的一套软体,是我老师给我的,大家都说很准,我试过很多人了,怎么会有问题?"

  "我是不懂,但是,夫妻宫应该呈现出一个人对婚姻的态度,怎么可能呈现出未来对象的面貌?这不太合逻辑吧!"江予委婉地说道。

  "而且,它说命宫太阴座男命克母,宜过继,这句话就有问题,既笼统,又武断,这种说法对吗?"

  "如果照我的看法,这一段应该改一种说法,太阴座命的人个性孤僻,和母亲互动不良,容易让母亲操心,要多花点心血教育。如果让别人来开导,反而比较容易,这是宜过继的原因。"江予滔滔不绝的说着。

  林子玄阴沉着一张脸看着他,半晌不语,江予一直到现在还记得,老板当时的脸色。

 

  "你对紫微斗数有研究?"

  "谈不上研究,"江予看着老板面色不善,硬着头皮把话说完,"读了几本书罢了。"

  林子玄不再说话,从此在他面前绝口不提算命的事。

  "你在发什么呆?"仇旭华推了他一下,把他拉回现实。

  "算了吧!老林会觉得我能把案子验收比较重要,"江予苦笑说道,"改天好吗?等我这几天验收完,一定帮忙。"

  仇旭华嘟起了嘴,皱着眉的样子可爱极了,"江予,你可别骗我,你一天不来,我妈就唸我一天,她的唠叨功力天下第一,这几天我只好躲她了!"

 

  "她的选女婿功力也是天下第一的,不是吗?"江予打趣说道。

  仇旭华的脸蓦地里红了起来,不说一句话,转身就跑,突然又回头道:"星期天见,我来接你。"

  江予看着她的背影,婀娜多姿,心中想起金庸小说里描述的"女人脸儿红,心中想老公。"不自禁的自己脸也红了。

 

第八章.巧合

 

  江予中午其实并没有约,只是为了要躲仇旭华,吃饭时候江予特别走远一点,找了家从没去过的简餐店。其实江予并不讨厌仇旭华,但是在热情爽朗的她面前,他总觉得有一股压力,想要逃避。她越主动,他就越退缩,尤其只要他一想到当时替仇旭华卜的裸身之卦,他就一阵心悸,不敢面对爱情吧,还是心中有另外的打算,他也说不上来,这就是懂命理的人的悲哀,对于冥冥中已经知道要发生的事反而不敢去面对,到底未来是命中注定呢?还是由他在创造自己的命运?常常他就陷在这样的思索之中打了死结,人与事都变得恍恍惚惚。

 

  就像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不就是一连串巧合所串起的必然吗?如果不是仇旭华的压力,他不会走这么远到这家店吃饭,也就不会一踏进店里,赫然看到王燕菲一个人坐在角落,那么,接下来每一个人的人生剧场命运是不是也会完全不同呢?

 

  "嗨,Jennifer,"江予看到王燕菲低着头正在看杂志,于是开口打招呼。她一抬头看到他,整个人突然僵在那里,愣着说不出话。

  "在等人吗?"江予识趣地问道,很显然的,他的出现是一个意外。

  "没……有,"王燕菲迟疑地说道,"客满了,一起坐嘛!"

  江予看着座无虚席的餐厅,显然他也没有选择。

 

  "这家店生意真好,你常常来吗?"

  "是,噢,也不一定,偶而来一下。"王燕菲道,"对不起,我去洗个手。"

  她拿着手机快步走开。

  江予看着MENU,满脑子却乱烘烘的,不知道该点些什么。他很懊恼,知道自己最好的作法其实应该走开,装作没看到她才对,不管她在等谁。可是这时候的他,只能像个傻子一样,呆呆的坐着。

 

  王燕菲走回来,看他还在拿着MENU,笑着说道:"点这儿的招牌菜吧,京都排骨,还不错。"看她言笑晏晏,神采自如的样子,江予也才放心的道:"好啊,听你的!对了,还没谢谢你上次的帮忙,复印机即时赶到,没有误了我验收的好时辰。"

  王燕菲噗哧一笑,"像真的一样,你验收还挑时辰吗?"

  "当然挑啊!挑自己的吉时,还要挑客户的吉时,更重要的,要挑对手的凶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江予偷偷看着她的反应,她笑的很开心,已经没有刚才的不自然了。

  "你知道吗?我这次的验收,A公司的李进德也来了,现场挤满了人,政风、会计、稽核、电脑中心、使用单位……,哗!热闹的不得了,我想了一想,让李进德在现场很麻烦,万一机器操作起来真的有状况就惨了,得想个理由让他出去才行。我就和验收委员说了一番话,他们马上就把他请出去了。"

 

  "你怎么说的?"王燕菲兴趣盎然地问。

  "我说,各位委员,今天验收对我个人的前途很重要,对公司也很重要,来验收之前,我们反复把所有的细节都rehearsal过,连机器都拿去拜过恩主公了。"

  "恩主公说,今天日子不利西方,冲生肖属鸡的人,所以啊,我的技术人员只要属鸡,今天就不准来。"

  "验收委员听的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我又说了,李进德先生站在这里,万一是他影响了机器,那大家就说不清楚了,最好是验收时他回避一下,对大家都好。"

 

  "你真会掰,"王燕菲咯咯笑着,"你怎么知道李进德是属鸡的?"

  江予看着她的心情变好,也开心地答道:"知己知彼,战无不胜,事情要作好,没有万全的准备怎么行?"

  "其实呢!命理不是万能,"江予话锋一转,感叹道:"它只不过是一个辅助工具罢了,用的好,能够在人生路上帮你很多忙;用的不好,它反而是一个阻碍成长的工具。"

  "怎么说呢?"王燕菲一脸狐疑。

  "你想想看,我们这家世界数一数二的外商公司,卖电脑的目的是什么?"

  "让企业电脑化,自动化啊!"她不假思索的回答。

 

  "对,在自动化的过程中,是不是有人因此受益?因为运用电脑后的工作效益增加了;相对的也就会有人受害,因为他可能在学习过程中出了差错,对电脑产生了反感,或甚至排拒,反而导致生产力降低,也可能因此而被时代淘汰。所以电脑和命理一样,都是工具,只是一个针对事,一个针对人,结果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工具的使用就像刀的两刃,要帮人或者伤人就看使用者本身了。"

  "好特别的观念唷,"王燕菲慢慢咀嚼着他的话,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第一次听到,竟然可以把西方的高科技和中国传统命理联结起来。"

  "你没听说过吗?易经和电脑是相通的,都是二进位的概念,当初电脑的发明人莱布尼兹都承认中国的易经观念启发他的发明灵感。"

  "老子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以简驭繁的道理。世界上最复杂的事全部都是由最简单的因素组合起来的,这就是0与1的观念,它决定了电脑的世界,同样也决定了生命的意义。"

  "以简驭繁?人生有这么简单吗?"王燕菲听得入神,低声喃喃自语。

 

  "当然有,你看春花秋月,太阳每天升起又落下,它们会有什么烦恼?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佛家说,世间事如梦幻泡影,如露又如电,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不也是这个意思吗?"江予淡淡的说着,王燕菲睁着双眼凝视着他,好像要确认他是否话中有话似的,良久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江予,和你谈话真的很有收获,也很愉快,谢谢你,我今天请你吃饭。"边说边伸手去拿帐单,偏巧江予手快,也正伸手去拿帐单,王燕菲正好握住了江予的手背,就像触电一样,猛然收回,脸红红的,呐呐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江予故作不知,微笑着说道:"我是当sales的,如果还让你拿到帐单付帐,我这个sales就白混了!"

 

第九章.真情告白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香气,Casablanca的歌声轻柔的在四处流窜,江予和王燕菲静静的啜饮着咖啡,各自想着心事。

  "江予,你为什么会学算命?"王燕菲打破沉默。

  江予一愣,回答道:"因为我心里很渴望和别人沟通。"

  他不等她发问,接着道:"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以前的个性很孤僻,不敢与人讲话,不敢沟通,看到人就把头压得低低的,深怕别人会来找我讲话!结果呢,别人却说我高傲,说我不理人。"

 

  江予叹了口气:"天知道,我也很想与人打成一片,可是就是害怕,不敢跨出第一步,直到发现了算命这个工具。"

  "说来奇怪,命理的东西从小我一读就懂,就知道如何运用,当我可以和别人侃侃谈起命理时,慢慢我就不再害怕与人接触。"

  王燕菲专心的听着,轻叹道:"现在的你一点都看不出来!研究命理真的带给你很大的改变。"

 

  "是啊,对于不相信命运的人,我常常劝他们,敬天畏人,是尊重生命的态度,而不是宿命论;对于太相信命运的人,我也会劝他们,算命不如造命,命运虽然有它一定的轨迹,后天的努力却可以改变它,而不是守株待兔。"

  "真的吗?"王燕菲睁大双眼,字字斟酌道:"我一生下来,妈妈就….…去批了一个命盘,结果……,结果她哭了一个月,把命盘藏起来;我长大以后,只要一交男朋友,妈妈就紧张的不得了……"

  "我知道,"江予微笑道,"你的命盘上说的若不是克父克母,就是命嫁二夫……",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燕菲脸色大变,颤抖嘴唇,伸手指着他,挣扎的想开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江予却不慌张,深深叹了口气道:"你妈妈和你,就是不肖算命师的受害者。这种人太多了,法律上却没有办法制他们的罪,反而有一大堆盲从之徒,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拚命吹嘘这些算命师多通灵,多神奇。"

  王燕菲手掩着脸,"自我懂事以来,我就恨透了算命师,多么无稽之谈!可是我妈妈却深信不疑,一直唠叨的结果,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很紧张,我只要一顶嘴,她就更说算命算的多准,我果然是不听话,克她,要把她克死为止。"

 

  "你自己相信吗?"江予问道;

  "我当然不相信,可是这么多年来……的结果,我也不由得不怀疑,为什么我的命运如此……"王燕菲迟疑的开不了口。

  "其实我也受过这种苦,从小我就因为不甘心我的一生命运已经被决定了,我才要自己研究命理,找出它的错误,这也是我会去苦学算命的另一种原因。"

  "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长大后我排命盘,发现自己竟然命中克母,那时候的自责心情,你应该能够体会的到。"江予缓缓说道,看着王燕菲抬起头来。

  "等到我自己研究多了,也看了很多相似的状况,我才恍然大悟,找出真正的解释方法,可是我也已经受苦了一二十年。"

 

  "所谓克,根本不像算命师所讲的这么可怕,克,是因为个性的互斥所造成的,这种互斥造成沟通的困难,严重的甚至拒绝沟通;影响所及,小焉者会沟通不良,让父母难过,大焉者甚至可能老死不相往来,或出现悲剧等。这样的解释才可以通用在每一个不同的case。"

  "所以如果命理运用得当,它的好处太多了,知道个性相克,就可以加以调适,设法改善。可是如果运用错误,那就流毒无穷,令堂就是一个例子。"

  王燕菲的眼睛亮了起来,但随即又黯淡下去,低下了头思考。

 

  江予看着她,想到她刚才在这里等的人,她慌乱的样子,以及上次在仇旭华家的情绪失控,心中不禁充满了怜惜,这个无助而烦恼的女人,他一定要想办法帮她。

  "像命有二夫,这是旧时代的说法了,新时代的女性不应该再有这种烦恼,"江予心中想着措辞,"封建时代的女人只能从一而终,只有具备这种个性特质的人才会被认可,其它的都归类到淫贱之流,如果照这种说法,现在每一个女演员和女歌星都叫贱命。所以时代不同,论命的方式也要不同。"

  "你烦恼的对象我也认识,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江予蓦然看到王燕菲的脸色如土,毫无血色,才自觉到他脱口而出,说错话了,但却已无法收回。

 

  王燕菲身子不断发抖,指着他,只能"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江予也慌了,看着店里这么多人,不知道要怎么办。

  仿佛经过了一世纪这么漫长,

  "江予,带我离开这里……"王燕菲吃力的开口,一脸茫然,起身走了出去。

 

小说会每周持续更新中

为了我们不走丢

扫码关注“紫微星座研究所”

 一定要等着我!

1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