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有爱的人,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最后男人的下场…

2020-05-15 11:59:21 来源:紫微黄历网

分享到:

  “紫微黄历网”成立20年来,最受欢迎的单元是谈桃花,而被问得最多的也是桃花,这让我非常感慨:

 

  看到一个人在桃花的漩涡里神魂颠倒,生死以之,许多人为此沉沦,或甚至因此走上绝路,而事实上,很多事是可以避免的。但是,知易行难,这使我兴起了写这本小说的念头。

 

明明有爱的人,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最后男人的下场…

 

  桃花到底是什么?

 

  就像钱钟书的名著《围城》里说的,在爱情的领域里,城外的人想攻进来,城内的人则想攻出去;有桃花的人想躲,没有桃花的人想追。

 

  它代表了爱恨情仇,它赋予人生的最大快乐,它同时也带来了“贪”、“嗔”、“痴”三毒。

 

  有桃花到底好不好?逃避桃花到底对不对?看完这本书的人或许可以得到一点答案。

 

  《命带桃花》是一个发生在一家现代高科技公司里的爱情故事。

 

  书中的男主角江予,他的紫微斗数命盘,命宫主星是太阴;两位女主角,游旭华的命宫主星是贪狼,王燕菲的命宫主星是天同。

 

  只要稍有钻研紫微斗数的人,看到这三张命盘,马上就会知道他们虽然都是命带桃花,但桃花的型态却各有不同,所以也很容易推测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应该怎么解决,这就是命理的奥妙。

 

  对于不懂紫微斗数的人,书里探讨了各种算命术的应用,读者可以看到在江予的人生道路上,他如何利用命理来选择他的命运,而不是被命运所选择。

 

第一章.大显身手

 

  仲夏午后,阳光毒得吓人。士林一栋大楼6楼里,有一群年轻人正在嘻闹。他们是一家跨国电脑公司的同事,十几个人到女主人仇旭华家里聚会。刚吃完中饭,闲得无聊,不知道是谁提起,业务部新来的江予很会算命,大伙立即起哄,纷纷围到江予身边。

 

  江予是一个瘦削的年轻人,三十岁左右,斯斯文文,戴一副金边眼镜,进公司还不到半年,漫不经心地说:“算命可以,别太当真喔!”随手拿起桌上的扑克牌,“就用这个吧,谁先来?”

  “可以算什么?准不准啊?”仇旭华笑着说。

  “扑克牌最好的算法是谈恋爱运,你可以试试看!”江予笑着回答。

 

  旁观的人纷纷七嘴八舌的出主意,可就没有人敢打头阵,李若眉突然高声叫道:“仇,算算看你的暗恋会不会有结果,暗恋王子有没有别的女朋友?”

 

  “你要死了,这种事怎么可以说?”仇旭华两颊蓦然红了起来,跑去追打李若眉,一堆人嘻嘻哈哈,拿起枕头打起仗来,趁机都跑开了。江予笑一笑,坐回椅子上,闭目养神。

 

  “江予,你真的会算命?”蓦然一个声音响起,江予睁开眼一看,是王燕菲,在行政部门负责采购业务。她靠过来,轻轻的问道:“都没听人提起过。”

  “当然会,算命小道耳,有什么好讲的。”江予说。

 

  他和王燕菲不熟,因为部门隔很远,但是听过很多人对她的描述,什么“眼睛长在头顶上”、“石女”、“独行侠”等等,正面的描述则只有一个——“她是全办公室最漂亮的女生”。今天的聚会她会来倒是很稀奇的事。

 

  “我从来不相信算命。命运是要靠自己创造的,算命有什么用?而且,它会准吗?”王燕菲迟疑的问,手指无意识的卷着衣角,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今天穿得很简单,白色的衬衫加牛仔裤,上了淡妆的脸有点苍白。

  江予笑一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说道:“你何不试一试?”

  王燕菲手一动,仍是没有抬头:“我又没有需要算命的地方!”

  “那就算了!”江予微笑,“准不准是一种主观意识,本来就见仁见智。”

  他打算结束话题,“你今天怎么会有空来?”

  王燕菲没有回答他,连身体都没有动一下,低垂着头,只见瀑布般的长发披在肩膀。

  江予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她心里有很大的问题,但是找不到人倾诉。

 

  “Jennifer,你知道中国命理学里的测字吗?你可以随便想一个字告诉我,不论你心里的问题是什么,我也许可以帮你找到一些答案。”

  王燕菲缓缓抬起头来,眼神中充满了迷惘:“我没有问题……”

  “OK,我要去看电视了。”江予站起来,转身准备走开,因为他看到很多目光一直在瞟着他们两个人。

  “成。”

  忽然后面传来很低沉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什么?”他转身;

  王燕菲低声说道,“成,成功的成字”。

 

  江予坐下来,闭目思考了一会儿,正要开口;王燕菲突然张口,“不对,不对,是诚字,加个言字旁的诚,诚心的诚,诚意的诚”。

  江予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从字面上来看,你家中吵得很厉害,对你的事很不赞成。那也罢了,由于你对事情无法快刀斩乱麻,纠纷很多,导致越陷越深…”

 

  王燕菲表情木然,缓缓地问,“为什么?”

  “‘成’这一个字,拆开来看,左边是一个‘户’,右边是一个‘戈’,一户之内有干戈,如何能成?尤其你犹豫了半天,又加了个言旁,更糟……”

  她急着问道:“为什么?”

  江予轻叹一声:“言字拆开来看是十二口,你家里都吵不停了,外面还有这么多口舌。”

  他继续说道,“恕我一句话,人言可畏,众口铄金,不论你烦恼的是什么,结束它吧,它得不到别人的祝福……”

  江予突然住口,他看到豆大的泪珠从她的脸庞无声的滑落,这使他感觉很尴尬。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还……”,话还没讲完,王燕菲蓦然站起,冲出门去。

  留下一屋的愕然。

 

  仇旭华走过来,夸张的喊道,“你干了什么好事,把大美女给气走了,这下子,所有男生都待不下去了。”

  江予摇摇头,苦笑的坐下来,心灵上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有人在瞪着他,一回头,瞥见企划部的经理王名杉正迅速低下头去。

 

第二章.预兆之象

 

  “江予!”仇旭华拿着计划书,从影印机旁走过来,“老板叫你把后面两章再多补一些资料,价格ok,明天去投标。”她走到他身边,放低声音:“我今天中午请你吃饭!”

  “不会吧,昨天才到你家吃水饺,今天又要请我?”江予惊讶地问。

  “哎呀,别这么大声,要你帮我算算看啦!”她脸红红的,又低声说道,“Jennifer今天没来上班。”

 

  餐厅里有点吵,也很热,仇旭华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鼻头上沁出细细的汗珠,不断的拿着手巾拭汗。

  “哎,昨天是怎么回事?一堆臭男生快羡慕死了,你居然可以算准Jennifer!为什么她今天没上班?你要从实招来。”

  江予苦笑道:“饶了我吧,我看我是讲话得罪她了,也许以后她都不support我啰!”

  “她的人本来就怪怪的,平常又闷不吭声,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别理她了。大家都说你会算命,请你帮我看看,我妈妈一天到晚逼我嫁,我今年有没有机会?”

 

  江予想到昨天在她家里,她妈妈笑眯眯的看着每一个男生,不停的端水果出来,果然是一副挑女婿的架势。

  “你要嫁,说嫁就嫁吗?今年只剩5个月了!”

  “那有什么关系,我妈常说她以前和我爸爸相亲完毕一个月就结婚了。我不嫁,她就天天安排我相亲,烦死了。”仇旭华夸张地说,“她一天到晚就说:‘女人家有人要就好了,不要太挑。’我真怕她哪一天把我给卖了,上了床我才知道老公长什么样!”

 

  仇旭华很会穿衣服,每天都穿得很漂亮,今天粉红色的短洋装露出她修长的美腿,v字型的低胸领口若隐若现,让人无限遐想。她的个性热情而爽朗,却常常少一根筋似的,讲话口无遮拦,天天挂在嘴边的,就是诸如上班很烦,不如找个好老公重要,来这家公司就是来找对象,公司还剩多少单身汉等等……今天才知道,原来是家学渊源,母命难违。

 

  “昨天就是帮Jennifer测字才得罪她的,今天我不敢了,改天吧!”

  “不行,不行,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什么叫测字?”

  “测字是中国五术之一的卜数,其实是玩文字变化的游戏。五术是所谓山、医、命、相、卜,各有各的本领,以测字而言,最有名的就是明朝崇祯皇帝的故事。”

  “李自成快打进北京时,皇帝也急了,听说天桥下有个神相铁口直断,赶忙带着小太监微服出访,神相两眼微睁,请面前这个书生说个字来。”

  “崇祯想了半天,要问国运,说了个有没有的“有”字,神相一听,不禁叫声不好,‘有’这个字,代表大明去了一半了!”

  “崇祯连忙改口,说道我讲错了,应该是朋友的‘友’字,神相摇摇头,说道更糟,反贼已经出头了!”

  “崇祯再改口,不对,不对,我说的是个‘酉’字,请你再看看形势如何?”

  江予顿了顿,住口不说,仇旭华急了,连声催道:“下面呢?下面是什么?”

  江予不回答,微笑着看着她,说道“下面没有了。”

 

  仇旭华脸突然红了起来,这句话是清乾隆宠臣纪晓岚对太监说的玩笑,大有双关语的味道,江予的心中一跳,深觉后悔,真不该开这种下流玩笑,口头上占便宜,又无从解释起,呐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一时静了下来。

  “这句话是老笑话了,你当我不知道吗?”仇旭华突然咯咯笑了出来,“真有你的,你不应该来电脑公司当业务员,比较像是我高中的国文老师,专门掉书袋。”

  江予松了口气,不禁对她刮目相看,原来她也不是这么傻大姐,有她心思细腻的地方。

 

  “这个故事下面确实是没有了,神相当场收拾细软,连夜逃亡,因为“酉”字代表“至尊”无首无足,还有救吗?”江予笑着说完故事,“今天不用测字了。”

  “Wendy,就用铜板当工具,帮你起个卦吧!”,江予拿出三个铜板,放在桌上,让她丢掷。

  “算命还有工具的?”仇旭华好奇地问。

  “当然有,咱们老祖宗不就用龟甲占卜吗!把龟甲用火烤,看裂纹的形状来占卜。西方人则有所谓的茶叶占卜,塔罗牌占卜,水晶球等,都是运用工具的例子。”

  “像公司这次投标,使用Oracle的软件系统,Oracle就是甲骨文的意思,在过去就是用来记录占卜结果的文字。所以用它去投标,得标的机率会增加。”

  江予开玩笑地说,同时看着仇旭华掷了七次铜板,排出卦象,默默沉思。

 

  “你快点说吧,实话实说,我绝不会介意的,骗你的是小狗。”仇旭华焦急的看着他。

  “这是一个不好的卦象,水山‘蹇’卦,属于四大难卦,代表做任何事都窒碍难行,我看今年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没有改善的机会吗?”仇旭华一脸的哀求状,嘴唇嘟起来,相当俏皮。

  “没有。”江予回答,“由于‘蹇’卦五爻变卦成为地山‘谦’,很明显的,虽然你会碰到一个好对象,可能因为你很care他的关系,你的态度也改变了,但是这个卦是一阳五阴之象,表示虽然有对象,可是情敌也增多了,你不容易竞争。”江予偷偷看着她的腿,轻轻的抖动着,很优美的线条,突然间双方都失去了话题,默默低头吃饭。

  “回去上班了。”仇旭华懒懒地说,“我去付钱。”

  看着她瞬间消失了活力,江予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到底是在扮演一个消灾解难的先知呢?还是让人心碎的瘟神?他茫然了。

 

  快走到公司门口时,仇旭华走在前面,突然开口:“有了,我回去告诉我妈说是半仙说的,我今年嫁不掉,逼也没用。”她一旋身,促狭地对他笑着说,“干脆你作我的男朋友好了,免得我妈妈烦我。”看着江予脸上迅速的红了起来,她不禁开怀大笑,进公司去了。

  江予站在门外,思潮澎湃,心中想着还有一半没有说出来的话:“谦卦另外的含意是男子裸身之象,恐有色难,请你注意,小心被男人勾引。”

  勾引她的男子难道就是自己?一双长腿在他心中荡漾开来。不知道是酸还是苦的心情让他两腿像灌了醋一样发软,身子竟然忍不住抖了起来。

  他在看的是她的命运?还是自己的命运?或者都不是,而是一连串的偶然所串起的必然,在他的生命中注定要发生?

 

第三章.玄理之外

 

  开标室里人声鼎沸,空气闷热的让人难受,江予和李若眉坐在一角,等待开标。

  这是江予进公司以来的第一次投标,李若眉是他的业务助理,比他早到公司一年。由于政府标案一定要三家厂商才能开标,她扮演的是另外一家公司的投标人员,以避免万一开标后家数不足导致废标。

 

  “你大大出名了!Wendy把你形容的像神一样,算的又够准!”李若眉看着陆续进场的厂商代表,低声说道。

  江予眼看开标时间快要到了,今天到场厂商之多出乎意料,正在盘算待会的底价,并没有回答她。

  “你怎么知道她暗恋的对象是谁?连有情敌都知道。”李若眉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照着卦象回答,结果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对号入座,准不准是主观意识。”

  讲到这里,他好奇的问,“她的白马王子是谁?”

  李若眉笑一笑,说道:“她有一个公司单身汉排行榜,排名随时变动,最近一个月雄踞榜首的当然是企划部的王经理啦!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喔!”,江予脑中迅速浮现王燕菲的眼泪,“Alex另有对象?”

  “很多人都知道Alex一直想追Jennifer,只是石女就是石女,难度超高”,李若眉抿嘴一笑,“你知道吗?Wendy跟我们宣布,你已经在排行榜里了。”

 

  开标现场果然非常激烈,主席裁定两家厂商资格标不通过,还有四家厂商进入价格标,包括江予和李若眉代表的两家公司。

  “Cindy,你待会进场坐在西南角的位置”,江予对李若眉说道,“开标后你就写不能减价,之后就先离场等我的好消息。”

  “你这么有把握?为什么我要坐西南角,这有关系吗?”

  “你先别问,得标后我再告诉你原因吧!”

  在回公司的车上,李若眉正在开心的打电话,“……是啊,1288万得标,比次低标只差不到8万元,赢得太漂亮了。……ok,晚上到钱柜庆功,bye!”

 

  “你快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坐在西南角?”李若眉娇声问道。

  江予微笑说道,“这只是中国五术里奇门遁甲的一种应用罢了,和风水的原理差不多,它就像一种能量的加速器,选对方位会让你能量倍增,选错了则能量就容易抵消。西南方在八卦里是坤位,适合女生,但却也同时是休位,能量不足,你本来就是来陪标的,坐西南方最适合了。而我占住巽位,这是财位,也是生门,把对手逼到坎位和震位,整体气势我就赢了一半。”

  “天啦,太神奇了,学会这些东西不就像法术一样?无往不利了!这样人还需要奋斗吗?”

  “当然需要,大家都误解命理学了,以为有它就可以解决一切,其实是不对的,我熬了好几夜写的建议书才是胜利的关键,估计对手的出价,建立必胜的信念更是重要,命理学只是让我头脑更安定,更冷静,更有自信而已。它没有办法取代我的努力,却能够为我的努力加分,这才是正确的应用之道。”

 

  李若眉感叹道:“你真是一个奇人,哪儿学来的这些东西?好可怕!我们都很怕被你看穿了。”

  江予呵呵大笑,说道,“这只不过是一门学问罢了,哪有这么神奇?比较起来,技术人员写的程式像蝌蚪一样,弯弯曲曲,不更难懂?隔行如隔山而已。”

  “而且,”江予话锋一转,感慨地说道,“命理界的人特别爱装神弄鬼,危言耸听,也让大家更误解五术的功能,不是盲从,就是敌视,把中国古老的学问玩成了偏锋,实在可惜。”

  李若眉又问,“那么你定的价格又有什么玄机,赢的这么漂亮?”

  江予不禁大笑,“当然有玄机,这是最难的秘诀,你想知道吗?”

  “嗯?”

  “好,我就告诉你,昨天晚上我从9点作法到凌晨3点,终于拿到了底价,也知道竞争对手的报价。再作法让最强的对手过不了资格标,你说,我怎么会输?”

  “那是什么法,这么厉害?”,李若眉吸了一口气,悄声地问。

  “这可就天机不可泄漏啰!”江予笑一笑,不再说话。

  其实哪有什么法?只是他说不出口而已,昨天晚上,先和厂商协调,再和客户在酒店续摊,喝到3点钟,这就是最厉害的法,酒色大法。

 

小说会每周持续更新中

为了我们不走丢

扫码关注公众号“紫微星座研究所”

一定要等着我!

16.jpg